晴時雨

写文不行就渣画
【中考过后买数位板,吃土】
【放假前此处鲜少有原创】
【好东西管不住麒麟臂会点击转载,侵删致歉】

梦里的人(6)

明天就5.20了!!

醉别西楼:

喻黄,微双花


                                                                                               (5)


与你站在同一片星光下


       张佳乐确实不开心,就在黄少天提到家里的时候,他想起来只不过在父母面前略微提到之类的事情,就被母亲打断,只好强颜欢笑着立刻转换话题。而他母亲一向是最支持他的,就连学音乐也是她说服了张家老人,最终拍了板。


       那次好久没回来,家人相聚气氛正好,父母问他有没有交女朋友,张佳乐愣了愣,笑着说:“女朋友?男朋友还差不多……”话音未落,张佳乐一口青菜还没有嚼完,就听见“啪”的一声,张妈妈把筷子搭到碗上,清脆响亮,脸色阴沉中带点疑惑,“你……”


    “嗯?啊,我开玩笑的,我是说女朋友没找到,男朋友都找不到,哪来女朋友啊……”


    “妈,妈,你干嘛呢,你看这么好吃的红烧肉不吃,待会就凉啦。”说罢,夹了一筷子肉到妈妈碗里,又夹了一筷子菜到爸爸碗里,神情自然,还说要承包洗碗。


       张爸爸笑着,夹起自己的青菜:“儿子果然疼娘,还是女儿好啊,吃饭吃饭。”


     “乐乐,我可告诉你哦,别的什么事,只要你认定的爸妈都支持你,找对象的事可别乱来,就听说学艺术的有点乱,你给我小心点。”


    “知道知道,你儿子你还不放心,什么时候乱来过了。”


   “哼,你乱来的还少啊。”


 


    “车到山前必有路”嘛,张佳乐甩甩头发,像是甩掉了那些不好的回忆,晚上还有活动呢。他加紧走进音乐室,音乐协会的“荣耀之夜”,每年这么个小晚会,就在露天广场上举行,也不见得有多少人来看,音协也没多少专业的学生,大多是一个爱好,专业的艺术学院的学生有自己的学生会与各种组织,看不上民间的小团体,但每年也有些关系好的学长回来帮帮忙,比如张佳乐。但是有爱好总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今天风有点大,你还是多加件衣服吧。”
      “加什么衣服,快点啊,要迟到了。你不知道要去支持我们音协嘛,还来这么迟。”
    “好啦好啦,怪我,怪我。”男生被女生拉着跑,手里的衣服迎风摆动。
    “呼呼,也不算太迟吧。”
    “啊,你看,主持人果然是黄少!我就知道,音协的会长是校会的嘛。”女生拉着男生往里挤。
    “喂喂喂,学姐,你好歹是学姐好吧,怎么还跟那些小鲜肉一样。”男生不满的瘪瘪嘴,看着自家女朋友一脸兴奋。
   “呦,你还吃醋啊,好啦,学长,让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今天的看点。主持人是黄少,你知道啦,我们中文的大才子。”
    “知道知道,大三的嘛,听你说过好几遍了。”
    “你看那边在后台做准备的是张佳乐,专业的哦,笛子吹的特别好。是不是很帅?”
    “……这个学弟我倒是听说过,今天还看到从隔壁班经过,好像找什么人。”
    “其他的就是音协的小朋友们了,哇,看那边,后边那个,白衬衫的那个,听说是大三交换过来的一个小帅哥,跟黄少一个班的。”
    “噫?”岳钟看了一眼那个人群中的身影,“他不表演吗?我今天在音乐室看到……”
   “别吵别吵,黄少刚刚说啥?他们笑成这样?”
   “喂,我才是你男朋友好嘛。”
       观众们的欢呼声随着主持人不知说了些什么,突然变大了。喻文州在舞台下,被一群妹子挤到了后面,只能远远看到他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真的是闪闪发光。夜色很黑,还有些闪烁的星子,夜风有些凉,吹在皮肤上还有点冷,但喻文州觉得,身体里有一股热流,随着台上那个人的话语,动作而四处流动。那就是温暖的光源,让人止不住的靠近。这才是大学应该有的场景啊,音乐,灯光,小舞台,挥舞的小小荧光棒,甚至还有人开手机的手电筒,业余的歌者,业余的伴奏,很简陋,但是很开心。国外纵然也有很多热闹活动,但是不一样,“不一样的,”喻文州想还是自己的国家才能给他这样的感动。也许是正因为有这个不一样的人在吧。他在的地方就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送完了微博抽奖的大礼包,接下来的上台的是张佳乐的笛子独奏。人好像多了一点,有几个亮起“乐”字的灯牌,喻文州看过去,


   “哈,孙学长居然也在。”


       这么热热闹闹的场地随着笛音的飘出,安静了下来。喻文州没有听出来是什么曲子,只听得旁边有人小声说“阳关三叠阳关三叠。”
        送别永远是一件感伤的事,“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喻文州随着节拍,轻轻地念着: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他想起那天黄少天跟他表白的时候,也是个杨柳依依的美好的春季,他还记得那人微微发红的双颊跟语无伦次的表达,不知道是谁跟少天说了他要出国的不真不假的消息,激得少年等不及弄清情况就匆匆而来,喻文州记得那时的自己不敢看他的双眸,那里面有着惶恐与不安,也有着喜悦与爱意,是爱吗?还那么小,真的明白“爱”吗?嗯,是的。喻文州点点头。少天曾经把自己的心捧给他,可是他却退缩了,他想起自己挡住了黄少天的想拉住他胳膊的手,然后跌跌撞撞跑回了家。看不到留下来的那个瞬间苍白了的脸。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是啊,“西出阳关无故人”,那边确实是太孤独,“我早就后悔了,少天。”


        刚到异国的那段时间,喻文州总会梦到黄少天,他鲜明的语速,运球时的模样,作文卷子上飘逸的字迹,思考数学大题时会咬一咬笔杆,怎么都是可爱的,独一无二的黄少天。他那时以为黄少天是他最亲密的朋友,是知音,是兄弟,没想到这么猝不及防的听到喜欢。那时候高考在即,他在出国与否这个问题上与家人抗争了好久,突然间就一下子有个声音跟他说:出去看看也挺好的。他觉得自己好像伤害了少天,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干脆一逃了之。同学后来跟他说少天三天没来,据说是生病了。黄少天也没有想到,三天后才发现喜欢的人走了。有什么事比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还一走了之痛苦呢?对于那个年龄的人来说。好在离高考还有几个月,三天后的黄少天在好像没有受到特别的波动,就纸面成绩来看。只是不再起早去隔壁教室自习,也没那么多话。吓得郑轩他们上课都眉来眼去的观察了他好久。黄妈妈只觉得孩子瘦了不少,经常顶着黑眼圈,脸色也不大好,只当他高考压力大,变着法的给他做好吃的。


        是什么时候发现他早就住到自己心里的呢?是日日夜夜的恍然如梦,是下意识的选择芒果味的冰淇淋,是不经意间夹走盘子里的秋葵,喻文州保留了太多关于黄少天的习惯与记忆。直到大一的时候过生日,无意中看到署名“蕉窗”的那首诗。喻文州有一种没理由的直觉,这是少天写的。


        他那天生日,刚来纽约,没什么人知道。自己带了点酒,找了一个小公园,坐在长椅上,刷起了G大的论坛,看着那些新闻八卦,好像也跟他一样亲身经历了大学生活,一直刷到一个3点多发的帖子,笑意慢慢从脸上消失。他轻轻念着,“两方新世界,一点旧交情”,“故人少入梦,梦醒苦寒深。”最后,一抹脸,不知道何时已经有泪滑落,心里很难受,像是有股无法抒发的气,堵得很。好像有点开心,因为少天还记着他。却又更加难过,匆忙的地关了手机。当下喻文州就想,一定要回去,找他回来。


        没来得及等喻文州想到更多,人群里响起一阵尖叫,定睛一看,原来是有人给张佳乐送花,看起来像是玫瑰,喻文州想:“孙学长,果然还是这么任性。”想到张佳乐选这首曲子也是给大四的毕业生们的礼物吧。


        果然,就听到张佳乐的声音传来,“祝学长姐们毕业愉快。”黄少天从后台走上,“哎呀,学长一来,气氛就大不相同啊,虽然说是代表大四的学姐来献花,单身狗还是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呢。”


       “我们让黄少给我们来一首怎么样?”要下台的张佳乐闻言回头冲台下提议,“喔,快快快,来一个。”观众们一向乐意扮演起哄的角色在这种时候。


     “哎呀,你们怎么能围攻我呢,拿花走了的可是那边的啊。”黄少天笑起来,还没等他反驳,身后就有人打开了伴奏。一听熟悉的调子,黄少天笑着看向后方,       


     “方锐,我跟你没完啊,等着。”


     “《喜欢你》送给大家,有没有愿意来跟我一起唱的啊。”黄少天只当是自己随口一说。看到还真有人打算往这边走,也是心里一惊,这不是,这不是……喻文州?音乐已经响起,由不得他说点什么换人之类的话,何况这种时候,也绝没有弃场的道理。黄少天就睁大了眼睛,看着身穿白衬衫的喻文州接过女主持递过来的话筒,在他旁边跟他说:


喜欢你


那双眼动人


笑声更迷人


愿再可 轻抚你


那可爱面容


挽手说梦话


像昨天 你共我


 


       喻文州对着他笑,像是很享受他这一刻的惊慌,漏出小小的梨涡,可爱又温柔,黄少天佯装照顾另一边的观众,一边跟上他的节奏,一边腹诽,“你的笑声才更迷人。”


        好像所有的欢呼与嬉闹都从他的四周退去,他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只能听到身边这个人在对他低声唱:


每晚夜里自我独行


随处荡多冰冷


已往为了自我挣扎


从不知 她的痛苦


喜欢你


那双眼动人


笑声更迷人


愿再可 轻抚你


那可爱面容


挽手说梦话


像昨天 你共我。


 


        好一片温柔的夜色,黄少天还是看向他,又弯起了嘴角,你这种高级捣乱的劲头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呐,喻文州同学。


TBC


感谢来看~

评论

热度(13)

  1. 晴時雨醉别西楼 转载了此文字
    明天就5.20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