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雨

写文不行就渣画
【中考过后买数位板,吃土】
【放假前此处鲜少有原创】
【好东西管不住麒麟臂会点击转载,侵删致歉】

梦里的人(5)

于是好时光的门悄悄地开启了^_^

醉别西楼:

喻黄
双花


你的假期已欠费……
猜到蕉窗夜雨与夜雨声烦啦?
双花真是好助攻,喻总快点行动吧?你再不干点什么,都不好意思说写的是喻黄……


我没有说谎,是爱情说谎。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室友都不在,张佳乐肯定跟孙哲平腻在一块,方锐呢?哦对,老林回来了,老林回来了。一看手机99+,还有人找他,
        夜雨声烦:讨论什么这么热烈啊?


        鸾辂音尘:黄少终于出现了,快快快,看看这首诗,怎么样怎么样?我们在猜作者呢。


        诗?黄少天往前翻记录,
      “咦?有点熟啊,我去……”手机吧唧掉到脸上,
       “好疼。”
       “这不是,这不是……谁这么无聊啊,还挖坟。”黄少天脸上有点热。
       “喻文州还说话了,不是发现了什吧。”
黄少天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又乱了起来,好不容易接受了他又出现在自己生活中,好不容易想着好好做朋友,白纸黑字的又来提醒他,“看看你的情感,看看你的心意,看看那个时候的自己。”
        “怎么了,不就是他离开的第一个生日呗,好朋友这么久,年年一起过生日,突然不给他庆生了,有点难过是人之常情啊。嗯,一定是这样。”
       黄少天积极做好心理建设,手机响个不停,一看都是各种猜测的,前一点还有人猜他。
        谁谁谁?这么眼尖啊。张佳乐知道不奇怪,毕竟这个ID也不是为了瞒他,喻文州这是也知道了?呵呵,所以呢,我这是说还是不说?
有个匿名的居然说是蕉窗就是黄少天,这么准?这么厉害你匿啥名啊!


沐雨橙风:少天呢?少天呢?


[匿名]金黄:我猜那个蕉窗是夜雨声烦。


沐雨橙风:证据呢?


鸾辂音尘:你谁?匿名干嘛啊?


百花缭乱:对呀,匿名干嘛,你你有什么理由啊?


[匿名]金黄:蕉窗夜雨,夜雨声烦啊,你不是最熟悉?


百花缭乱:……………………我没想到,你厉害。


再睡一夏:有点牵强吧,问问少天不就知道了。


风城烟雨:黄少出来说说@夜雨声烦


鸾辂音尘:黄少冒泡不刷屏我都不习惯了。人呢人呢?不会真的是你吧?


“金黄?金黄是谁?”
“说还是不说?说不定喻文州在看着呢,不过,so what? 反正他也知道是我,什么都瞒不过他。”


夜雨声烦:诶诶诶,干嘛呢,刚刚叫外卖去了,你们一个两个的都不吃饭啊,我刚起,饿的不行。”


风城烟雨:别转移话题啊。蕉窗?


夜雨声烦:呃,这个啊,是我啊,没转移话题呢,不就是首诗,值得这么讨论?是不是写的太好了?那我每篇作业都写的好呢,都要讨论一下?”


黄少天笑笑,手指如飞。


海无量:我不记得大一有过这个作业啊。


沐雨橙风:……写给谁的啊?方不方便透漏一下?


鸾辂音尘:故人是谁?故人我们认识吗?


百花缭乱:肯定不方便啊,估计就是文人病犯了,半夜不睡觉。


夜雨声烦:哈哈,乐乐真是了解我。是啦是啦,就是想试试五言诗,不好意思拉故人受苦啦。隔了这么久还能被翻出来,真是一时间还不相信是我写的呢。大家都散了吧,生活中哪来那么多故事,不都是无聊的人编出来的。


再睡一夏:乐乐机智。(乐乐这个称呼已申请专利)


沐雨橙风:……呀……乐乐


鸾辂音尘:……呀……乐乐


风城烟雨:……呀……乐乐


海无量:……呀……乐乐


君莫笑:……呀……乐乐


孙哲平一笑,给张佳乐小窗,


再睡一夏:成功转移话题,放心吧。


百花缭乱:我这真是中国好室友啊。


        黄少天弯起嘴角,戳了张佳乐,
夜雨声烦:谢谢啊,够义气。


百花缭乱:哎呦,别,喻大班长肯定知道是你,你看那日期,人家生日刚过你就发了,不对,由于时差,说不定他正好看见。


百花缭乱:你说你呀,当时还瞒着不肯说,一个人跑去喝酒死活不认,现在好了吧,人也回来了,少天你有什么打算啊。没想着再试试?
夜雨声烦:两方新世界,一点旧交情罢了,我们还是老同学啊,朋友也可以,还能怎么样,我还能逼他喜欢我呀。


       “我还能拉他蹚一趟浑水吗?刘皓这人讨厌,可说的难道不是实情?文州这样的人物,不该有什么事耽误他的大好前程的,以前还小什么都不懂,现在呢?”
        黄少天戳了戳饭盒里的秋葵,真是手滑,居然把好好的白切鸡饭弄成了鸡丁秋葵,作孽啊。


百花缭乱:……你真是想太多……没救了,这孩子……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文州对你不一样呀。


夜雨声烦:不一样有什么用,他不还是拒绝我了。算了吧,别说我了,你倒是说说怎么你跟孙哲平就这么顺畅?你家里能同意?


        黄少天收拾好碗筷,也没见张佳乐回应,想来也是戳到痛处了,即便感情好成这样,他们还是不敢轻易与家里公开,更何况文州家里呢,一个宝贝儿子,这书香门第,再开明也不在这里使的。


百花缭乱:船到桥头自然直。
然而张佳乐还是回了的。


        叶修看看手机,还是打了个电话过去,
“沐秋,怎么还没睡呢?……我吃过了呀,3食堂的红烧肉还是这么美味,可惜有人吃不到……哈哈,快回来吧,这不是想你了。”


     “好吧,好吧,就是顺便问问,金黄是你吧,还匿名,一张嘴就知道是你。怎么了,你隔着大平洋还关心学弟的情感生活真是太感人了。”


      “别贫了你,我也是看着着急啊,文州当年走错了一步,少天又这么倔强,再不挑明可就错过了。好歹找个机会让人聊聊。”


      “……他们还不承认呢,你这操碎了心也没用啊,交给我吧,苏大大早日完成学业,别让我望眼欲穿啊。”


“好啦,好啦,沐秋你早点睡,一熬夜就有黑眼圈,晚安。”


年轻人呐,就是麻烦,好时光是用来冷战的吗?是用来躲避的吗?不是呀,好时光是用来宝贝的。叶修看着手机壁纸,笑得温柔。


索克萨尔:谢谢学长。不过,他不承认。


再睡一夏:不客气,你们可以当面谈谈。


索克萨尔:是啊,可是少天他躲着我,我已经没有那么自信了,过了这么久少天他还会像以前一样?


再睡一夏:这么聪明的脑袋也有犯傻的时候?放手去追,没感情哪会躲着你,我跟乐乐倒是怕少天想的太多,反而不敢靠近了。


索克萨尔:知道了,感谢学长,当然还有张佳乐学长。


再睡一夏:喻文州你可赶紧去追啊,晚了就没你什么事了,追少天的人可以从图书馆排到校门口啊,系花美女还有校草哦,加油,jifbnjkldewi”


“孙哲平你干嘛!有病啊!”张佳乐试图甩开背上的大型动物。
“乐乐你不开心,怎么了?”
“我……哪有不开心,这不是被那两个傻孩子气糊涂了。”


TBC
感谢来看~

评论

热度(21)

  1. 晴時雨醉别西楼 转载了此文字
    于是好时光的门悄悄地开启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