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雨

写文不行就渣画
【中考过后买数位板,吃土】
【放假前此处鲜少有原创】
【好东西管不住麒麟臂会点击转载,侵删致歉】

梦里的人(4)

醉别西楼:

喻黄 微双花


写在前面:


最近突然热度变多了,总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有时候担心是不是这些坑填完了的日子就是离开的日子,真开心还有人愿意来看啊。谢谢大家。


刚刚发现关注的人超过100个了,为了感谢大家待会去弄个点文什么的。一起交流一起玩,大家开心就好。


(3)


两方新世界,一点旧交情。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四个老同学聚在一起,好像又回到了高中时光。黄少天躺在床上想。还是一样的亲和,一样的说笑,那个时候说起大学,说起以后想做什么,黄少天一心向文,喻文州说要跟他去一所学校就好,乐乐要学乐器,大孙,对,大孙说乐乐经常闯祸,不看着点不行。


    “哈哈。”


       黄少天不由得笑起来,宿舍11点半熄灯,现在一片乌漆麻黑,上铺的人估计还在聊微信,每个床铺上都亮起一片小光。不过,最后黄少天确实学了文,张佳乐确实学了民乐,还因为出去交流一年,回来又低了一届,分到了黄少天宿舍,孙哲平则早早在G大等他,都很圆满,就像大家梦中的一样,只有喻文州,不声不响的两年飘在国外,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跑的,毕竟那时候年纪小,朝夕相处的好兄弟突然跑来说喜欢,想想挺惊悚的不是么?你当演电视啊。


       倒也不是全没联系,只不过不再像以往一样什么事都会跟他说,每天像是刷频似的喋喋不休,事无巨细,都想告诉他,更想听他说说,在那边又遇到了什么新鲜事呢?可是不行啊,黄少天,你不能给他发这个,太突兀了,不太好;你不能给他发那个,别人会尴尬的,不太好;这个笑话是不是在隐射?这个故事又含着某些心思?算了算了,还是不要联系的好,万一给他朋友见着了,他该多尴尬啊。我可以少说些话,怎么舍得让他尴尬地纠结措辞应该怎么回应能表达立场又不让我伤心呢?


       黄少天放下手机,手指停留在那个蓝色小鱼的头像上很久,终是没有点下去。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又见面了,相比相隔万里,这样也很好,不是吗?


       是夜黄少天睡得极安稳,一夜无梦。


       好不容易走出来,旧梦悄悄拍了拍他的肩。


       第二天是周六,没课的人总是起的迟一点,就是这迟一点,他不知道他又在某个地方被讨论得热火朝天。


        荣耀八卦论坛,是校内八卦的最佳去处,这不,一篇帖子在大家都还在睡觉的时候,迅速的火了起来。帖子其实很普通一篇描述暗恋心路历程的诉苦吐槽贴,只是里面扯出了几年前不知道谁写的一首小诗,那些隐秘的情怀与难以言说的心事,让发帖者感同身受,因此他在倾诉的同时,提出另一大难题:请问这首诗的作者是谁呢?好想认识一下。有很多人回复他两年前的诗了,说不定作者早就毕业了,上哪找去?


       且不管论坛里的乱七八糟,学生会的群里也在热火朝天的讨论着。


 


海无量:大家看过那个帖子吗?目前最火没有之一,哦,第二或的是昨天黄少的八卦。


百花缭乱:上网址呀,赶紧的。


风城烟雨:两方新世界,一点旧交情。


鸾辂音尘:大家的关注点好奇怪,都在诗上了,不是应该八卦一下那个倒霉催的暗恋者是谁,以及被暗恋的是谁吗?


沐雨橙风:看样子,ta不是学中文的,还要借别人的诗句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君莫笑:我说来个专业的给我们解读一下这首诗嘛,少天呢?@夜雨声烦


百花缭乱:我出来的时候还没醒呢,估计这会还睡着。不如一起来看看?


君莫笑:呦,少天这是与老同学见面激动坏了?你们昨天几点散的啊?还


上八卦新闻了啊,尽欺负刘皓这样的,有意思吗?


风城烟雨:诶诶,不要歪,说正事啊,我先来看看“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


 


    百花缭乱:这两句我知道,李白的还是杜甫的来着?


 


    再睡一夏:杜甫写李白的。


 


    百花缭乱:对对对对对对……


 


风城烟雨:[鄙视]“重城隔山水,相忆难相及。”说明两人异地吧?


 


沐雨橙风:[鄙视]+1,应该是,“华胥招人恼,安得秉素心。素心不可问,红尘万丈深。”梦里老是梦见,居然到“招人恼”的地步了?怎么敢问自己的真心啊,滚滚红尘,岂是说忘就忘的?


 


鸾辂音尘:[鄙视]+2,“愿得常巧笑,添香是何人?”完了,第三者都出来了。


 


百花缭乱:别鄙视了,“愿得常巧笑,携手同车归”我知道。是设想对方有个红袖添香吗?


 


海无量: 乐乐不愧是在中文宿舍住的男人!“何人无需数,氤氲满乾坤。”嗯,添香的是谁并不重要,ta能给你带来这令你喜欢的芬芳就够了。啧,这么大方?


 


君莫笑:主人公要登场了,“回廊一步地,踯躅不可前。但见君颜瘦,眉眼似旧时。”可望而不可及?


 


沐雨橙风:对梦中人的祝福:“孜孜知不倦,功业当可成。”


 


风城烟雨:“努力加餐饭,酌时增减衣。”叮嘱好细腻啊,应该是个妹子写的吧?


 


百花缭乱:那可不一定啊,我看中文系的那些家伙都很细腻啊。


 


鸾辂音尘:下面要开虐咯:“青天阳关道,独木亦可行。”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这是要掰的节奏啊。


 


沐雨橙风:“两方新世界,一点旧交情”,我喜欢这句,这一点真是个一点。


 


海无量:最后才虐呢,“故人少入梦,梦醒苦寒深。”梦见心上人多么开心的事,居然被写成这样,最后还想着少梦一点。


 


君莫笑:那是,醒来发现一场空估计最痛苦吧。


 


鸾辂音尘:落款也有意思:2月11日口占,作者有病系列。


 


沐雨橙风:心疼作者


 


百花缭乱:心疼作者


 


再睡一夏:心疼作者


 


海无量: 心疼作者


 


索克萨尔:时间还是凌晨3点多


 


君莫笑:文州居然也在啊,两年前你还在美国吧,要不然我都要猜你写的了,喻学弟好文笔可是高中就有名的。


 


索克萨尔:不会,我不会写古体诗啊。


 


海无量:那有什么关系,我们少天是大手,你们不是老同学,以后让他教你啊。


 


风城烟雨:咦?不会是黄少吧?两年前才大一诶,有这么感伤?


 


鸾辂音尘:ID名对不上啊,黄少这么积极乐观的人一般写的不都是酷酷的豪放词吗?


 


君莫笑:ID是什么?


 


沐雨橙风:蕉窗。


 


百花缭乱:……


 


风城烟雨:怎么了?张佳乐知道是谁?


 


再睡一夏:他手滑。


 


鸾辂音尘:哎呦,我发现了什么?


 


百花缭乱:……手滑。


 


沐雨橙风:啧,楼上不得了,你们成功的转移了我们的仇恨啊。


 


索克萨尔:……


 


君莫笑:文州别惊讶,他们俩我们不早该习惯了?


 


再睡一夏:就像习惯叶学长跟苏学长一样。


 


鸾辂音尘:哈哈哈哈哈哈。


 


       张佳乐默默的关了小窗,一看到这个ID,他就叫出了声,“是他?”孙哲平默默打好字,揉了揉他的头发,“谁知道?问过才知道。”


   “看样子,喻文州是知道了点什么吧?”


   “不去猜测心脏的心思,不如直接问。”


   “我突然有点感慨,大孙,想起来,少天那时候确实有些不对劲。”


   “让他们自己去谈吧,说清楚就好了。这种事也不是勉强得来的。”


张佳乐抬起头,看着孙哲平的眼睛,里面的人也对他默默注视,款款深情,他点了点头,他也点了点头,两人一齐笑了。


       喻文州屋子里的电脑已经黑屏,长时间未被操作,主人却在发呆,他住的离学校很近,单门独户的交换生不用挤宿舍,也少了些热闹。他没赶上大家的分析,他也不用看大家的分析,他看到时间的时候就知道,2月11号的凌晨3点,他是从怎样的梦中醒来,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来写出“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之类的话?


      不是的,少天,不是各生欢喜,我不欢喜,你也不。


TBC


感谢来看


文州猜到应该很简单吧,那乐乐一听ID就猜到了,是为什么呢?


啊,诗其实是我口占的,写的不好,不要介意~

评论

热度(22)

  1. 晴時雨醉别西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