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雨

写文不行就渣画
【中考过后买数位板,吃土】
【放假前此处鲜少有原创】
【好东西管不住麒麟臂会点击转载,侵删致歉】

梦里的人(3)

醉别西楼:

喻黄         微双花                                                                              (2)


 


心悦君兮君不知


       黄少天还是“错过了”那场欢迎会,倒不是他实在不想去,只是正好遇到下班回家的老师,一个顺便就接过了他整理会议记录的小事情。


    “你要躲到什么时候呢?黄少天?不就是一次告白被拒呗,值得记这么些年?这可不像你啊。”


   “不行啊,那可是喻文州呢,那个时候的黄少天多么喜欢喻文州啊。”


   “那么,现在呢?”


   “现在呢?”


   “多么遗憾,一看到他还是止不住的欢喜。”


      黄少天的心里天人交战,手下笔走龙蛇,脑中设想着晚上的聚会,喻文州会不会喝醉呀,喻文州胃不好,老地方的辣菜太有名,肯定是必点,是该先放水里洗洗再吃呢,还是吃完喝点酸奶什么的比较好呢?张佳乐不会跟喻文州说自己的事吧,方锐会不会真的问他八卦呢?


       一声清脆的短信提示音,把人从纷纷扰扰的胡思乱想中惊醒,是张佳乐。


     “少天,文州问起你,我说我该怎么回答呀?”


    “该怎么答怎么答呗,怎么了啊,多大事,呃,他问你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单手操作,黄少天的手有些抖。


    “那我可就实 话 实 说 了啊。他问‘少天这些年怎么样?’”


    “……什么实话不是话,乐乐,你知道分寸的啊。”


    “唉,好了好了,就是跟你说一声,你家文州记着你呢,躲个啥,好不容易见面了,抓紧时间再续前缘吧,再拖都毕业了。”


    “……知道知道知道啦,多谢了。”


     搁下手机,灯前人仰起头,深呼吸,弯了弯嘴角。


 


      周五有个文学沙龙,这是系里的传统,说白了也就是同学们一起聚聚,讨论讨论作家作品,交流交流感情,每次派个班委负责一下,大家也就是个自娱自乐的意思。没想到这次碰上外校交流,辅导员一想咱还有这个活动,不如让他们看看我们丰富的学生活动?


       对方带队学生是刘皓,老师们想来又是被领导不知道带去了去了什么地方参观,黄少天一见他那虚假的客气劲就浑身不舒服,好在他只是来看看情况的。主题是小蓝和妹子们选的几首爱情诗,他实在不太想在这时候侃侃而谈,特别是喻文州还看着的时候。是了,新同学要积极参加班级活动啊,辅导员如是说,“少天多照应着点啊。”


     “照应,他什么时候需要我照应啊。”


    “黄少天,好久不见啊。”刘皓笑着向他伸出手,又一眼看见坐在前排的喻文州,“呦,听说你们的交换生是帅哥,原来是喻班长啊,还真没想到今天来G大还能碰到这么多老同学。”说罢,眼光在喻黄二人间流转,嘿嘿笑了几声,也不知转身跟他学弟妹们说了些什么。人群里夹杂着一些哄闹,倒是弄得黄少天一肚子火。


      上次校间辩论赛输给黄少天带队的G大,结下了不小的梁子,刘皓以前输给叶修带的队,不服又呛不过叶修的三言两语,现在叶修读了研,他照样说不过滔滔不绝的黄少天,一连几年丢了冠军,其他人还能安慰几句“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到他那就变成了赛下责骂队友,怨恨对手,满脸的不服,甚至还能使点绊子。两校辩论队的友谊一度降至冰点。倒是这次真没想到是刘皓带人来参加他们的活动,虽然不喜,黄少天也没表现得过分,打了招呼,握了手,安排好座位,回头瞥一眼喻文州,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还带着微笑,也就他能不知者不罪,后边要不是孙哲平按着,张佳乐估计要冲过来找他算账了,在对手水杯里放泻药这种事,说出来谁信呐。不过今天他一个非专业的来看中文系的沙龙总不至于还出什么幺蛾子吧。黄少天想了想也是一阵头疼,往回走的时候发现喻文州在看着他,好像有什么话说,他旁边也确实还有个空位,他还没来得及犹豫,就感觉到刘皓射过来的目光。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做完致辞,朝这边走过来,经过他身边略微停顿,又加紧走向了后排。还听到张佳乐小声的抱怨 “你来这干嘛?”


       中文系的妹子很多,情诗这样的主题又讨巧,虽然个个说的天花乱坠,甚至可以就个赏析或者背景的细节争论不休,但到底还是符合年轻人兴趣的。场面很是热烈积极。甚至喻文州都被拉上了台,他挑了《越人歌》来展开,当他吟诵起“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的时候,黄少天连头都不敢抬,假装没听到张佳乐小声调侃:“知不知呢?嗯?”然后被孙哲平一本正经的“知道啊”压制。他怕他的目光会投向这里,更怕他的目光不会投向这里。


      最后主持人戴妍琦照例询问大家有没有什么疑问或是还有什么补充的,没想到刘皓大步走上台,像是早有准备的清了清嗓子,做完一些虚伪的礼貌,他毫不客气地开口:“你们黄班长选题真有一套啊,考虑这么仔细,连同性恋的诗也能登大雅之堂啊,这么明晃晃的宣扬真的好吗?”他满意的听着下面的惊呼与质疑,这次活动还来了一些外院的同学,他看着大家的反应,微微一笑,指着《越人歌》一副要科普的模样,“啊呀,我这是在中文系同学面前献丑了,不过我们来的也有中文系的同学呢,这首诗确实是一个男子对另一个男子的求爱诗嘛,贵校学生活动在黄少的带领下够前卫呀,还是说喻文州同学刚从美国回来,思想更加开放啊?”


    “不是吧,《越人歌》写这个的啊?”


    “哎呦,中文系的人这么开放啊。”


    “恶不恶心啊,还邀请这么多外系的。”


    “同性恋有这么可怕?”一个妹子小声嘀咕。


    “大家应该还记得不久前爆出同性恋丑闻的某明星吧,哎呀,那真是身败名裂啊,听说他父母都快气死了。同学们,我们毕竟是礼仪之邦,儒家文化影响深远,纲常伦理即便需要改进也不能丢弃啊,我们私下讨论讨论当然没有问题,只要洁身自好生活中不去触雷也就没事了,是吧黄少?毕竟这世界上还是直男多的嘛,影响他人就不好了。”刘皓又是一笑,“毕竟同性恋婚姻法在我们国家还没通过,什么时候能通过?十年,二十年?一代人还是两代人?大环境下的我们还是不要逆流而动的好,免得被当成怪物招人唾弃就不好了。”


      张佳乐眉毛皱了起来,看着闹哄哄的一团,男生们有些反感的吵吵嚷嚷的说着不忍直视,女生们倒是有些兴奋,大胆一点的一边盯着喻文州一边窃窃私语。整个活动突然丧失了它原有的气氛。


    “那家伙在搞什么鬼啊?少天?”


      黄少天心里被“影响他人”几个字堵的满满当当,不由得想起那日喻文州冰冷的脸色。又听到刘皓喋喋不休的声音:


    “喻文州同学,你笑的这么淡定,要不要跟我们分享一下你在国外的相关经历?”


       喻文州还未做出反应,黄少天腾地站起来,张佳乐只觉得他脸色有点吓人。“他没有什么相关经历,不如我来做个总结?”黄少天坚定的向讲台走去,“感谢同学们来参加我们系的文学沙龙活动,题目都是我定的,不过也没想到刘皓同学这么细腻,还能从文学问题联系到社会问题。说到同性恋话题,哦,我们这里应该是同性恋文学话题,我倒还想给大家说个例子,有这么一首词:


 


    ‘小酌荼蘼酿。喜今朝,钗光鬓影,灯前滉漾。隔着屏风喧笑语,报到雀翅初上。又把檀奴偷相。扑朔雌雄浑不辨,但临风私取春弓量。送尔去,揭鸳帐。


       六年孤馆相偎傍。最难忘,红蕤枕畔,泪花轻飏。了尔一生花烛事,宛转妇随夫唱。只我罗衾寒似铁,拥桃笙难得纱窗亮。努力做,稾砧模样。休为我,再惆怅。’”


 


      黄少天的声音好像不带一点情感,但读到这首词的时候,仿佛就是情景再现,喜悦,伤心,遗憾,种种情绪扑面而来,有懂行的女生已经发出惊呼与赞叹,还有些知道故事背景的人甚至有些呜咽。


     “这就是作者为他的同性恋人的婚礼写的词。”


不知道是黄少天朗诵的效果太好还是陈维崧与徐紫云的故事感人,教室里竟然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是清代的故事,虽然那时纲常伦理约束严格还是有很多名士支持他们,我们如今的社会,难道还不如百年以前?”


     “同情之理解,理解之同情,同学们,我们受过高等教育,难道看问题就是这么简单片面全盘抹杀吗?同性恋说白了,在人间不过是一种情,在小说,不过就是一条线,既没伤天害理,也非十恶不赦,君子和而不同,何必这么激愤呢?”


       黄少天没有刻意去看喻文州,但他知道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人们有着太多的偏见,与大众保持一致的偏见,歧视发生的时候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歧视,只是大家都这么认为,我也就这么认为就好了。


       黄少天又笑了,两手一摊,“至于说到法律问题嘛,我这个文科生可就说不清楚了,不过呢,未来的主人是我们啊各位,我想今天来的一定也有法律系的高材生,当我们这一代长到足够担起重任的时候,我们的道德与良心,也该就是我们整个集体的道德与良心吧,说到底,还是靠我们每一个人啊。是不是啊,对方辩友?”


       “——哈哈。”会场随着黄少天的尾音与微微挑眉,爆发出了一两声笑意,是一个辩论队的女生,接着就是热烈的掌声与赞叹。


      “黄少好酷啊。”


      “简直帅呆了。”


      “快看刘皓,傻了吧。”


     “不知道黄少天每次辩论都是MVP啊。”


       喻文州看着台上的人勾起了嘴角,看着他的目光也偏转过来,微微接触就立马转向,一点也不像刚刚那个慷慨激昂有理有据的班长,倒还是多年前羞涩的模样。


     “好的。”黄少天示意大家安静,“非常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来参加这次活动,不知道是否还有什么疑问?针对我们的诗歌,我们的主题,或者我们刚刚的一点引申?”


      “可以问别吗?”角落的声音。


     “可以啊。”


    “黄少有没有女朋友啊?”不知道哪个妹子。


      还等不及黄少天回答,就有中文系的妹子不满了,“哪来的小婊砸,想打我们学长主意啊。”


    “或者男朋友?”会场里也不知道是谁。


    “……呃。”


       大家都当个笑话,本以为黄少天会给他一段经典的黄氏台词,没想到台上人倒是微微窘迫了一下,然后笑笑,丢下一句“为了祖国伟大的文学事业,我当然得单身。”


       刘皓全程黑脸,没想到他身后的妹子居然站起来朝着黄少天下台的方向,“黄少方便留个电话吗?”全然不顾咬牙切齿的带队学长。


     “呀,看来少天的魅力已经征服J大了啊。”喻文州看似随口一提,在场的G大女生们立刻对提问人投射过去了“友好关怀”的目光。


       黄少天冲她一笑,摆摆手,走向了座位。主持人结语,众人散场,这不该是一场闹剧也没有以闹剧收场。


       一群人走在夜晚校园的小道上,张佳乐盯着手机笑个不停,“少天,不得了,你这又要火啊,有妹子已经发了图文,就称‘中文才子浅谈同性恋,高雅诗意新境界’哈哈,什么鬼呀,你看刘皓这脸黑的,‘黄少天称单身,外校女神喜笑颜开。’”


      “张佳乐差不多得了啊,是不是那个什么八卦论坛?有什么意思啊。”


     “哎呦,你看这张,你这是看谁呢?这么忧伤。这妹子抓拍很厉害啊,真想招进宣传部啊。”


     “谁看谁啊?”


    “你自己看咯。”


       接过手机的时候,喻文州也凑了上来,两人默默看了一眼又分开,从画面上猜测应该是黄少天被问到单身与否的瞬间,不自觉向喻文州那边瞟了一眼,还好照片上只有一个人,有些眉眼萧瑟的黄某人。


     “估计是什么时候发呆,被抓到了吧。”黄少天不以为意。


    “得了吧你……”


    “好了,乐乐。老同学聚聚?”孙哲平指指餐厅旁边的奶茶店。


    “没问题。”一路没有怎么多言的喻文州点点头,看着黄少天。


    “走起走起。”黄少天回看过去。


TBC


感谢来看~


不知道逻辑上是否妥帖


我想少天要是个文科生,也该非常帅气~


欢迎评论

评论

热度(18)

  1. 晴時雨醉别西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