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雨

写文不行就渣画
【中考过后买数位板,吃土】
【放假前此处鲜少有原创】
【好东西管不住麒麟臂会点击转载,侵删致歉】

梦里的人(2)

醉别西楼:

喻黄,微双花,伞修,林方


                                                                                            ( 1)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


       再一次从梦中惊醒的时候,黄少天发觉自己大汗淋漓,天还未亮,室友均匀的呼吸声轻轻回响。他摸了把脸,摇了摇头,像是可以把脑袋中的梦境晃走,如果有什么办法可以控制梦境,他一定会去尝试,黄少天想。是不是我的手搭在腹部的缘故?还是有什么不正确的睡姿?或者是有人提起了相关的人事……对了,对了,是有人回来了,好朋友,挺好的。


       摸索出手机一看,骤然亮起的光激得眼睛又是一阵酸痛,泪水盈眶。班级群里果然有新公告,新来的交换生正好分到1班,1班班长黄少天扯起嘴角,呵。手机掉在脸颊上,有点疼。


       5点20分,距起床时间好有点早,黄少天强迫自己入眠失败后,睁着眼睛发起了呆。他很几乎不看恐怖片,也很少做噩梦,偏偏只是那人一个模糊的笑脸就会吓得他从梦中醒来,难不成,我还是没办法放下吗?黄少天按着胸口,无声地叹了口气,心脏跳动有力,不可忽视。


       终于等他再次缓缓入眠,上铺飘出一阵笛音,清亮却有些气息不稳,断断续续,这是张佳乐的闹铃,是在遭到众人的大力吐槽之后也坚决不换的顽强生命。那时张大才子一脸得意的说:“这是大孙第一次演奏,已经很好了,不像某些人笛子都吹不响啊。”


       陆陆续续,室友们都起床了,方锐洗漱完毕看着穿衣服的黄少天随口一问:“一班的课不是后两节,你起这么早干什么?”


    “哦,我跟你上前两节。”


    “为什么呀,不都一个老师,专选课而已。”


    “哪来这么多为什么啊,为了中午早点吃饭,不用抢食堂啊。”


    “哦,有道理。诶,不对呀,周三菜单里有秋葵,你还要去抢,傻了吧。张佳乐,黄少怎么回事啊,事出反常必有妖,快说出来让我们高兴一下啊。”


       满嘴泡沫的黄少天冲他竖了个中指,只听张佳乐一边打理他微长的头发,一边开口:“就是有秋葵才要早点去啊,去晚了岂不是只剩秋葵了?”


    “乐乐果然深得朕心,方美人你要失宠了。”黄少天暗自松了口气,洗脸毛巾被拧干后又失手掉进了水里,得,又回到原点。


      古文字本是门被黄少天称为有那么点意思的课,教授也是厉害的博导,一黑板的古怪图画吸引着学子们的眼光,“猜一猜,这是个什么部首?”“是心吗?”“是‘思’字吗?”


    “哈,那上面部分像个骰子。”


   “麻将打多了吧,明明像个栗子。”


   “不就是个‘田’,你们也这么多废话。”


 


   “思耕心上田。”


   “你说什么?”                                                   


    “没什么。”黄少天看一眼方锐的笔记,在本子上画了两笔,“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呵,算了。”


       两节课过得飞快,下课铃一响,黄少天站起身就想走,却一把被方锐拉住。“跑什么呢?这会子可吃不了饭啊。等等我。”


      黄少天想说点什么,又被最后三个字堵回去,等到他们走出教室,正好1班的同学们三五成群的往这边走,


   “班长,怎么听2班的课了?有活动呀?”


   “嗯嗯,是啊。”还好,新来的人没有混在学生中间,黄少天有些安心,就听见方锐喊了一声:“嗨,喻文州。”


   “哎呀,看不出来,喻文州挺有女人缘嘛,你看看他刚刚身边围了这么多妹子,听说他也是G市一中毕业的?你们熟吗?”方锐跟上黄少天的步伐,不紧不慢的往学生会办公室赶。


    “还好吧,同学。”黄少天心里咆哮着“方锐我要跟你绝交!”脑子里却是不停回放刚刚的画面。喻文州走在一群同学中间,得体的休闲装,看起来很舒服,他从来都是一个清楚知道在什么阶段需要干什么的人,理智又寒冷。方锐跟他打了招呼,黄少天也不好意思装无视,他也对着那边笑起来,露出了小虎牙。如果他没有听错,喻文州叫了他,他说:“少天。”


       也许是人多嘴杂,妹子们还没消耗尽对新同学的热情,喻黄二人的相逢不过数秒,相视一笑,不知道有多少心思都七转八扭,流露出来的都只有公事公办的礼貌与疏离。黄少天是不愿与他对视过久的,瞬间便移开目光匆匆走过,自然就错过了那双含笑眸子里的小小转变。


    “跑这么快干什么啊你……有野兽追你啊,这么赶。”


    “这不是有你么?”


    “切,幼不幼稚,幼不幼稚,组织培养你的口才都用在与自己同志斗嘴上了吗?你说你这么大个人,居然还没有女朋友,新一届大一的妹子这么水灵居然一个都看不上?白瞎了我们招新的时候还多给了你们宣传部一个妹子,浪费啊浪费。”


    “最后还不是让你们实践部挖走了?”


    “那也只怪你们留不住人呐,真可怜哦,3年了,自从你入部以来,宣传部一个妹子都找不到,哎呀,也真是怪事。”方锐想着想着就自己笑起来,“唉,你知不知道,妹子们私下都要叫你方丈了。噗哈哈……”


    “不过也是啊,黄部长文采飞扬,张副部丹青妙笔,诶?你说他学音乐的怎么还会画画?”


   “人家本事多着呢,艺术家,你懂什么。”


    “哼,好的吧,话说黄张二位坐镇的宣传部那是要实力有实力,要颜值有颜值啊,你们往那一站,还要什么妹子,你说是不是?啊?我跟你说,还有妹子私下跟我打听你们呢。”


    “啊?打听啥?”


    “你们……你们啊……”


       黄少天抬手就敲了方锐的脑袋:“小心被孙哲平灭口,我会给你写挽联的。”


       眼看快到办公室,方锐又转了火:“我猜那个喻文州一定会变成妹子们新的焦点的,到时候,欢迎来荣耀八卦论坛看看啊。不过,你们是老同学,他有没有什么八卦?”


     “喂,黄少天,你今天不对劲啊,这么冷淡,平时有八卦不是窜得最快?”


     “啊,没有没有啊,我这不是被李大人催着交论文嘛,着急着呢。喻文州你一看就知道标准好学生嘛,有什么八卦啊,估计不就是各种班花追呗,你不如问问张佳乐,他应该比我清楚。哈哈哈……”


        两人前后进入,方锐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哟——老林——”


        人比身影还快,黄少天莫名想到几句:“一发爆弹冲进了敌人的怀抱。”“一把剪刀插进了敌人的胸膛。”“炮弹”跟“敌人”热乎着呢,黄少天笑笑回到自己的工位。林敬言是研一的学长,忙得很,前一阵跟导师各地跑着开会,今儿终于回来了,免不了晚上要聚一下了。


       果不其然,叶修宣布晚上老地方走起。


    “叶修大大,你也是研一,老林也是研一,怎么你就这么闲啊,你看苏学长都出国交换了,你们导师这是放养你啊。”


    “其实我更关心的是为什么他一个研一的还来管我们,要管不应该管研究生会那边?”


   “啊,这个啊,那边我也管啊,老冯拜托我带着你们,你说我有什么办法,唉~世事艰难啊。”


    “去你的,走远点。”


   “看来晚上你们是不需要我请客咯?”


   “唉,别呀,主席大人,你不去哪行,还要给你学弟接风呢。”


   “对呀,对呀,叫上喻文州,好好认识一下。”


   “啊,我晚上可能有事啊,去不了了。”黄少天花了三次才把杯盖完整盖好,试一试,终于不滴水了,一抬头,发现一个屋里的人都在看他,


    “干嘛呢,这是?”


    “不对劲。”叶修露出一副我早就看透一切的表情。


   “有情况。”方锐跟着附和,“我觉得他一天都不对劲。”


    “学长不会是……晚上有约会?”


    “有约会的话倒是考虑放你一马,是不是小戴?”


   “嗯,可是学长跟谁约会呀?啊——不会是……那个历史系的系花?”


    “啊喔,这是艳福不浅啊,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这个我知道,”好室友方锐同志开始了卖队友的行动,“上学期诗词大会,一定是那个时候的被我们黄少的风采折服了……”


     “喂喂喂,你们够了啊,方锐你论文不好好写,这离题万里的能力越来越强了,妹子们也别瞎猜啊,我跟那个历史系的只是普通朋友啊,可别陷害人家姑娘,我晚上只是要去跟小蓝讨论班级活动而已。”


     “什么活动,我咋不知道?”


    “班委的事,你不知道不是很正常。”


    “哎啊,烦烦打起官腔了啊,一点都不正常。”


       黄少天有点着急了,表面还不能表现出来,“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关心过班级事务,就是周五惯例的沙龙而已啦。”


     “小蓝的话没关系啊,叫上一起呗,哥请客,过了这村没这店啊。”


    “哈哈,不就是顿饭啊,这么想我去,好吧好吧,到时候再说,现在赶紧去食堂啊,再不走只剩秋葵了都。”


       看着黄少天一阵风似的出门,叶修点了根烟,“我说这孩子怎么了?”


    “啊?”


    “话这么少?”


    “切,叶修你不应该烧高香嘛,嫌他话多也是你,话少也是你,难伺候。”


     “喔,哈哈……走了,去抢饭啦。”


TBC


感谢来看~


大概是个别扭的文人心思的少天,不知道能不能接受呀?


叶修,沐秋,老林研一


大孙大四  少天,乐乐,方锐,云秀,沐橙大三


小戴 小蓝 大二   大概是这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评论

热度(14)

  1. 晴時雨醉别西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