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雨

写文不行就渣画
【中考过后买数位板,吃土】
【放假前此处鲜少有原创】
【好东西管不住麒麟臂会点击转载,侵删致歉】

一天

去往:

苏沐秋醒来的时候,上午已经过去了一半。


他昨天给人做任务到深夜,今天没什么事情可干,便躺在床上,动也不想动,发着呆。


好像忘了什么事……


靠!


苏沐秋跳起来,衣服刚穿到一半,又抬头望向窗外已经快升到头顶的太阳,亮得灼灼发热。苏沐秋叹了口气,又自暴自弃地躺了下来。


本来今天想当个好哥哥的。


他前几天去给自家妹妹开家长会,结果在网吧和人PK耽误了时间,赶到学校的时候,家长会已经开始了。


想从后门溜进去,门还锁了,苏沐秋只好硬着头皮敲门。


班主任正讲话到一半,颇不高兴地开门,看到门外是个背着书包的少年,皱着眉头:“高中部在隔壁楼。”


“不是……”苏沐秋有些尴尬,“我来,开家长会。我是苏沐橙的哥哥。”


班主任愣了一下,想起来苏沐橙在家长联系簿上填的内容,没说什么,一侧身,让苏沐秋进去了。


苏沐秋连声说着“借过”,从一群大人中找到了苏沐橙的位置,别人都拿着笔,他什么都没带,只好开始翻苏沐橙的书本。


卷面整齐的作业和试卷,成绩大多是优秀,有几张卷子还没来得及做,苏沐秋拿过来,用铅笔把选择题填满了,又翻到背后的参考答案——错了不少。


“切,答案都是错的。”苏沐秋嘟囔着,又拿起笔给自己打了一百分。


他想起今天那场游戏,他差点就赢了。有些沮丧,但明天打回来就好。苏沐秋一边想着,一边在妹妹的草稿本上写写画画他自创的攻略秘籍。


也许放到淘宝上还能卖钱呢。


台上的班主任还在讲着学生们的学习情况,听到表扬苏沐橙,虽然一早预料到,苏沐秋还是笑了,等会儿出去该给沐橙买支冰淇淋,奖励一下。当然也要给自己买一支。


他对自己的妹妹,其实并没有什么要求,甚至没有什么规划,他们都还那么年轻,过得开心就行了。但能取得成果总是好的,听到人家表扬苏沐橙,苏沐秋总会开心,他不是什么妹控狂魔,有时太粗心了,照顾得也不够好。


但苏沐橙是他生活的一半。他们互相依靠着,明日再漫长,天总是蓝的。


班主任看了苏沐秋一眼,继续说下去。




“该走啦!”家长会一完,苏沐秋第一个跑出去,丢下一堆家长围着老师问,他找到在墙边靠着的苏沐橙,拍了拍她的头。


苏沐橙看起来很紧张,抓着苏沐秋的袖子:“老师没说什么吧?”


苏沐秋狐疑地看着苏沐橙:“你干什么坏事了?我告诉你啊,这个年纪不许谈恋爱……”


还没等苏沐橙反驳,身后就传来试探的声音:“苏先生……”


苏沐秋转过身:“诶诶老师好,叫我沐秋就行啦!怎么了?”


“能跟我来趟办公室吗?”


苏沐秋虽然早脱离了学校,还是产生了一种被老师抓包的错觉,他在苏沐橙耳边说:“喂,你不会真的谈恋爱了吧?我先过去,过头了我就……”


他想想也不知道怎么教训苏沐橙,只好跟着老师先走了。


坐下老师就给苏沐秋倒了杯水:“今天是有事耽误了吗?”


“啊……是。”在大人们面前,打游戏这种事情,还是最好不要说出来,苏沐秋敷衍地回答。


老师的口吻不由多了几分同情:“是在打工吧?”


人家话都这么说了,反驳也太不给面子,苏沐秋的汗都要滴下来,点点头。心说其实也没错,本来要是赢了可以有两百块钱拿的……


班主任又长长叹口气,苏沐秋心里喊苦,不知道又被脑补了多少凄惨的故事,果然她一开口就是:“你们兄妹俩也不容易,你自己都是小孩子,就要担起父母的责任。不过再怎么忙着生活,也要抽时间关心一下沐橙的成长……”


苏沐秋又喝了一口水,这什么饮料,挺甜的。


他神游天外地想着。




出来的时候,苏沐橙已经自己买了雪糕吃起来。


苏沐秋刚想抱怨妹妹都不给他带一支,苏沐橙就跑到阴凉处,把放在包后的另一支雪糕递给他。“老师说什么了?”她吃得像个没洗脸的花猫。


苏沐秋挠挠头:“我也没怎么听懂,让我多关心你的成长,你最近有什么心理问题啊?”


苏沐橙边走边想,过一会儿才说:“前些天上物理课,老师说世界是由时间和空间组成的,我没怎么明白,就问为什么人可以在空间自由活动,却只能在时间轴上前进,而不能后退呢?”


苏沐秋说:“你当科幻小说穿越时空啊,什么破问题!”


“他不回答就算了,”苏沐橙抱怨道,“还特别诡异地看我,说过去是不能改变的,只能接受现实。听不懂。”


“算啦,别管了。”苏沐秋凑过来,毫不客气地咬了一大口,“让我换个味道尝尝。”




苏沐秋也不是没反省,他心想自己对苏沐橙是有点放养了,比如苏沐橙每天上学都是自己去的,他该负点责任,万一沐橙路上遇上抢劫的呢,那他们半个月的伙食费就没了,他俩会饿死的……哪怕为了这个,也要早起送沐橙上学。他计划得很好,但是第一天就睡过头了。


做人真难,苏沐秋在心里叹口气,终于爬了起来。窗户没关,太阳晒得他的皮肤发烫,外面的树枝探进来,一片新绿。


他把晾干的衣服收起来,却又懒得折好放进衣柜里。算了一下卡里的余额,交完房租,大概剩不下多少钱,夏天快来了,还得留下一笔钱修空调,不然会热死。苏沐秋可不是会亏待自己的人,他精打细算地赚着钱,想过得很好,买那双限量的鞋,再给他的左耳打个耳钉……


人只能往前走,不能回头,过去怎样没那么重要,他会在H市有自己的天地,活得自由自在,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看了看时间,苏沐秋拍拍裤子,下楼朝网吧走去。今天要赢,他想着。


他才十五岁,据说该是叛逆冲动疯狂的年纪,但苏沐秋有的似乎只有花不完的精力和激情。


走在路上的时候,苏沐秋突然想起来,那天苏沐橙累了,非要抓着苏沐秋的手臂,把全身的重量靠在苏沐秋身上走。他们俩靠得很近。


苏沐橙突然用很轻的声音说:“其实我觉得物理老师说得不对。”


“我看过有人说,我们是活在四维的时空里的三维生物,但在更高维度的生命看来,过去、现在与未来是一体的,就像我们看纸上的线条一样,过去是可以改变的。”


苏沐秋听不太懂,他只好说:“人不能改变过去呀。”


“爱可以冲破任何的监牢。”*苏沐橙望向苏沐秋的眼睛像琥珀一样好看,在夕阳下有着美丽的颜色,“过去可以改变,只要永远记得,爱的人就不会消失。”


苏沐秋眨了眨眼,他发现他的妹妹,也许真的长大了。


他有点想哭,又很想笑,他抓着苏沐橙的手:“走了,回家了。”


H市的喧闹街市和世俗争吵,在他们的奔跑中,被甩在了身后。


end


*任何一个世界的任何一座囚牢,爱都能破门而入。——王尔德《自深深处》

评论

热度(692)

  1. 声烦去往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舟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