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雨

写文不行就渣画
【中考过后买数位板,吃土】
【放假前此处鲜少有原创】
【好东西管不住麒麟臂会点击转载,侵删致歉】

芽初(壹)

少言:



立春之后便常常风雨不停。


王杰希从熟悉的小径穿行而过时,路边与屋檐上还残留着昨夜的痕迹。他在晨跑的间隙思虑着今日的计划,然而这片刻的走神让他匀速的呼吸变得混乱起来。他不得不将脑中杂事一一摒弃并口鼻并用地呼吸了几次。


月前时王杰希晨跑并不敢这样肆无忌惮地呼吸,冬日空气凛冽而干燥,途径鼻腔进入肺部最是疼痛,而大口将那风吃入腹中则会让他肚子疼。


雨停风却未止,带着尚且还有些凉意的水汽以及泥土和野草的味道扑面而来。这样小的运动量不会让王杰希流汗,但风里的潮湿却让他感到后背以及四肢的沉重。


经过街角还没有开门的蛋糕店,王杰希看向街对面再远一些的公交车站,清晨时薄雾中会看见昏黄的车灯,以及它们带来的些许喧闹。王杰希没有停下,直到早起的百货店老板叫住他:


“王先生,早上好,有你的快递。”


“抱歉,昨天看到短信没有尽快来取。”


“一晚而已没关系啦,来拿好,稍微有点重。”


王杰希接过,对老板微微点头:“多谢。”


接下来他便不再跑,只一手提着那个从体积上看异常沉重的包裹往回走。这座城市的冬天并不会让天空变得荒芜,那些历经寒冬的树叶在春日新发的枝桠中显露出一种浓郁的灰败来。而穿过新老堆叠的树叶,远处的云层中透出些许微光。


王杰希在楼下的花坛边遇到了他的客人。


有只猫端正地坐在那里,它那些姜黄的皮毛中有着异常显眼的虎斑纹,这让它看上去甚至有些凶。但这是一只长相可爱的猫,眼睛极其圆润水灵,并不主动靠近,只在王杰希走过来时仰起头看他。


“你又饿了?”


“喵。”


他们相识已久,这使得王杰希的问候过分直率和真诚。他看了看手中尚未开封的包裹,思量片刻后蹲下来拆开了它,并撕开里面那包猫粮的外包抓了一把给它。


王杰希并没有立即离开,只在一旁看着那猫低头吃食并伸手挠了挠它的脑袋:


“早上好。”


“喵。”


“我们都撑过了冬天。”


“喵。”


说到这里他便站起身来,他看着远方的阳光,脸上终于显露出一丝松动的表情来:“今天会有一个好天气。”


 


然而回家后的王先生还是一如既往地困扰。


他匆匆洗澡,让冰冷的躯干暂时恢复温暖。他依然穿着晨跑时那条黑色的长裤,只在白色的背心外面加了一件外套。而他此刻站在镜子面前,盯着里面的自己。


他的头发柔软而蓬松,带着一些天生的卷曲。他曾试图用剪短的方式阻止那些卷曲的弧度,然而青白的头皮使他的整个头看上去像是爬满青苔。他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神色里少见地露出些不情愿来。


只是片刻后他依然挖了少许发胶将额头以及两鬓的头发尽数拂在脑后,然后戴上一副眼镜。他手指上的水沾湿镜片,这使得他的视线无法避免地变得模糊起来。


王杰希并没有立刻意识到是水滴让他看不清楚,他在原地呆站了片刻,才取下眼镜重新擦了擦。他重新打量了一下镜中的自己,一丝不苟的头发和眼镜与他的背心外套并不搭配,他思索了一会儿,似乎打算回卧室重新换一套,而这时,客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好。”


“哦是我,上次让你写的那篇稿子可以交了吗?”


“不,还需要一些时间。”


“好吧,啊,对了,之前你让我帮你找的人应该是今天过来吧,到了吗?”


王杰希正打算回复对方还没有,而门铃适时的响了起来,于是他改口道:“来了。”


来电的人是王杰希的编辑叶修,大约一个月前他曾拜托对方帮他找一个租客,条件是合租人能和他保持日夜颠倒的作息。叶修一个星期前告诉他合租人找到了,今天他会让方锐带人过来看看房子,没问题的话大概会立即搬进来。


在电话里应付了叶修几句,王杰希打开了门。


“早啊!呜哇杰希大大你家还是看上去和酒店一样冷冰冰的。”


来人顶着一张笑眯眯的脸,只歪头打量时露出咋舌表情。他身后站着一个脸嫩的青年,脸颊和鼻头被风吹得有些发红,他的衣袖挽起,小臂赤裸在外,因为提着重物而显露出一点吃力的模样。


“早,麻烦你特地跑一趟。”王杰希侧身将他们让进来,并伸手接过了那青年手里的行李:“介意吗?”


“当然不会,谢谢你。”那青年略愣了一下,便对王杰希笑了起来,唇边有一个深而小的梨涡。


“他叫黄少天,大概一个多月之前才过来这边,他目前在一个夜场里工作,每天凌晨四点下班,大概能合上你的作息时间。”方锐一把搂过那青年的肩,顺势将对方的情况介绍给王杰希:“他是叶修一个远房亲戚,没有不良爱好,也比较文静。少天比你要小一些,但是什么都会做,不用特别照顾他。”


方锐这段言不由衷的话说完,看向王杰希的眼神流露出些许同情来。王杰希这回估计又被叶修给坑了,只是他找合租的时机太过凑巧,不得不让叶修下手坑他。而方锐大学期间便认识黄少天,自然熟知对方是个什么习性。


王杰希抬头打量了黄少天一番,只觉得那青年眼睛闪闪发光,一注意到他的注视便对他露出开朗的笑容,单是紧闭着嘴,仿佛是有人提前提点了他,却并不是像方锐说得那样,天生就是个文静的人。


“啊对啦,能不能先只让他交三个月的房租?最近他可能不太宽裕。”方锐说。


“可以。”


“你呢,觉得怎么样?”方锐又转向黄少天:“楼盘是去年才开的,他住进去不到半年吧,如果不是他那个奇葩的作息时间,可能一早就找到租客了。而且这里离你上班的地方近,周围也没什么小街小巷,下班晚也不至于遇到危险,你叶修哥哥也比较满意这边的环境。当然,最重要的,”


方锐对着黄少天说完,又走到王杰希面前大力拍了拍他:“讲卫生爱环境,中国好房东,快看看,多么真诚的一个大眼。”


一番话下来,王杰希依然绷住了面上的表情,黄少天倒是大笑起来。


“算我占你便宜了,”黄少天走过来,摸出手机晃了晃:“方便加个好友吗?我转账给你比较方便。”


“好。”王杰希点点头,也拿出手机扫了对方的二维码。


“那以后就多多关照啦,房东先生。”


于是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王杰希帮助黄少天从方锐的车里将他剩余的行李搬出来,并在送走方锐时和对方约定了下次一起吃饭的时间。再次回到家后王杰希简单地给黄少天介绍了一下房子的布局。


“这里是你的房间,有独立的浴室和洗漱间,都需要你自己打扫。因为之前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住下来所以订购的床还没到,只能先将就睡一下气垫床。东西多吗?需不需要帮助?”


“啊多谢,不过不算多所以不用麻烦你了。还有,我是占了你的主卧吗?”


“不,没有,我的房间也有。不过外面给客人用的功能比较单一。”


“你的房间好整洁,这个玩偶是你女朋友的吗?”


“我没有女朋友。”


“那这是你的?”


“嗯,除了我们各自的房间,其他区域都属于公共区域。客厅和饭厅连在一起,如果你要招待朋友,用完之后要负责打扫。书房在这边,里面的电脑没有设密码,算是公用。”


“荣耀的卡牌!你也玩吗?玩的是什么职业?”


“魔道学者。”


“你玩远程的,我正好是剑客,下次我们组队啊!”


“好。”


“不过你的书房真大,还有床,是当做客房用吗?”


“如果有需要的话,不过我一般用书房比较多。对了,阳台在书房后面,可以晾一些小件的衣服,如果有需要干洗的衣服,我有楼下干洗店的联系方式,等一会儿发给你。快递的话请尽量不要写家里的地址,可以寄到楼下的e-box,不过那里经常满,也可以寄到楼下百货店,我晨跑帮你拿回来。”


“嗯我明白,如果有不认识的人敲门我也不会给对方开门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哈哈哈抱歉,开个玩笑。”


“衣架,还有吸尘器都在这边的收纳柜里,家里的电器你都可以随便用。水电气还有物管费的话我们分摊,不用每个月给,算到下次房租里就可以了。”


“好的好的,啊这是厨房?!天哪我有点担心你嫌我邋遢,房东先生请问你是怎么做到厨房都这么干净的?”


“不做饭的话….”


“哈哈哈,我可以用你的厨具吗?好棒还有烤箱。”


“嗯。”


“冰箱里果然也空空的,咦这是什么,猫粮?你养猫了吗?”


“不,并没有。”


“难道这,是你自己吃的?”


“我不吃猫粮…只是,偶尔喂一下流浪猫。”


 


至此,王杰希和黄少天算是相处愉快,匆匆吃了一顿外卖当做晚饭后,王杰希回到自己的房间,并将窗帘放下,严严实实地挡住了外面的路灯光亮。他倒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便接到了叶修发来的信息。


【你们相处的怎么样?】


王杰希翻了身,撑起手臂回复:


【他很好,费心了。】


夜深雨声渐起,王杰希歪在床头写大纲,是叶修早上打电话让他尽快交稿的那篇。只是今夜雨声恼人,王杰希手中的大纲越写越乱。他并不慌乱,只觉得是常见的状态不好。他干脆放弃了手里的大纲,赤脚走到窗边,嗅了嗅湿漉漉且又潮又冷的空气,便将卧室的窗户合拢一半,关了台灯准备睡觉。


黑暗中,他紧闭的房门却依然能从门缝里隐约透露出些光亮。黄少天似乎在隔壁听歌,他戴着耳机,却因为开得大声所以依然能从耳机外听见一些乐声和鼓点,有时还会低低地哼几句。他的哼唱并不嘈杂,甚至因为刻意地压低,而使得他的声音哑而柔软。


王杰希在床上被那丝若有若无的光线和声音扰得辗转反侧,心里莫名焦躁起来。


这不是他的问题,他已经做得够好了,王杰希想,我可以克服的。


他试着说服自己,然而过了一会儿却还是掀开被子走了出去。他去厨房温了两杯牛奶,朝黄少天的房间走去。


“方便让我进来吗?”


“房东先生?门没有锁。”


“牛奶,给你的。”


“谢谢,”黄少天接过牛奶喝了一口之后便放到床头柜上,见王杰希没离开便问:“我吵到你了吗?


“不,没有,”王杰希摇摇头,指了指他挂在脖子上的耳机:“在听什么?”


“一个曲子,”黄少天笑起来,似乎王杰希刚好问到他喜欢的东西而显得十分开心:“讲了一个故事,大概是王子救出公主,于是城堡里只剩下温柔又悲伤的恶龙,这样的故事。”


他接着问:“你要听听看吗?”


“好。”


黄少天见他应允便想起身把耳机递过去,只是一时没注意到身下的椅子是带滚轮的,突然移动撞到床边。而王杰希离他并不远,便也被这场并不大的灾难波及。


慌乱中王杰希被带倒时下意识地护住了黄少天的头部,以至于整个身体都压住了对方。


“嘶好疼。”


“受伤了吗?”


“没有,哈哈少侠身手不错啊。”黄少天笑着将身体撑起来一些,只是抬头看见王杰希时一愣。


他重新洗了澡,早上还一丝不苟的头发此时正软软地覆在额头上,也没有戴眼镜。他的外套在刚才的慌乱中被扯开,露出背心和一些肩膀。黄少天的手正搭在他的手臂上,触觉有一种暖热的硬度。


“怎么了?有哪里痛吗?”王杰希见他迟迟不动,便想伸手将他拉起来。


但黄少天却突然兴奋起来,他伸手将他的额发拂开,便露出更加笃定的表情来:


“是你啊,王杰希!”






Tbc.


启蛰    其一

评论

热度(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