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雨

写文不行就渣画
【中考过后买数位板,吃土】
【放假前此处鲜少有原创】
【好东西管不住麒麟臂会点击转载,侵删致歉】

爱他!!!

卡酥:

二连击一下!中原中也先生诞生日快乐

【all叶】当一个男人脱下了队服,穿起了别人的衣服

世界第一撩。

无解。

就是帅给你看,让你想干——我。【x

慕瑾:



  -魔性!


  


  -ooc!


  


  -短小。有点点黄。爱我就不要care这个迷之长的题目。


  






  7月16日晚,苏黎世。


  


  与电竞大楼隔着一条马路相望的豪华酒店被苏黎世慷慨地承包下来作为各个战队安顿休息的地方,酒店共二十层,其中第一层是大厅,选手们的每餐都可以到那里享用。剩余的楼层则每层分化了十一到十六间不等的房间供选手住宿。


  


  此时距离开幕式圆满结束已经过去了4个小时,住在弟7层的中国队成员都已经茶余饭饱,要么正在温水下让暖流安抚舟车劳顿后疲倦的身体,要么正三五成群地共聚一室,聊着今天开幕式的所见所闻。


  




  就在这时。


  


  一双脚。


  


  一双形状精致的脚。


  


  一双趿拉着人字拖的精致的脚,正踏着一些半掩的房门里传来的津津乐道声懒懒散散地向前走着。


  


  很随意,没有方向,踩下的每一脚都像才华横溢的乐师随手按下的音符,赏心悦目,但总让人觉得这种谜一样的走姿是在糟蹋这双好看的脚。


  


  于是很快,就有没耐心的观众从房间里伸出了阻止的手,毫无预兆地将这人拉进了自己房间。


  


  叶修有些没反应过来地看着眼前一副怒火中烧模样的黄少天。


  


  黄少天狠狠地瞪了叶修两眼,但第三眼是怎么也瞪不下去。


  


  他现在就像个将燃未燃的炮仗,那第三眼就是一阵推波助澜的风,只要轻轻一吹,他就可以安详地炸开来了。


  


  “你你你说清楚!”黄少天捂住眼睛大喊,“大半夜地你穿成这个样子是要干嘛?中国人的风骨和气节都被你吃了吗?你个混账!”


  


  眼前的叶修似乎是刚洗完澡,没擦得多干的头发贴服地垂下,小水珠顺着发尾滴落,落进了叶修身着的中国队队服的宽大衣领里,又顺着优美的脖颈一路往下,可能流过胸膛就已经干涸,也可能从不着一物的大腿流下。


  


  流过这笔直修长的腿,流过这白皙嫩滑的腿,流过这如冰肌般······


  


  黄少天正脑补得兴奋,就听见叶修无奈地应了句:“我就是因为穿成这样,所以我才来找你的嘛。”


  


  黄少天细细琢磨了一下这句话。


  


  然后他倒下了。


  


  >>>


  


  黄少天知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黄少天也知道他们这群基佬难过叶修关。


  


  这群基佬······这群?


  


  可能是来情敌的目光太过灼眼,黄少天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然后他冷笑了几声。


  


  呵呵。


  


  眼前除了一开始就在的,只穿着一件国家队队服外套到处晃的叶修,还来了一群脸色不善的小基佬。


  


  到手的先机就这么被抢了,黄少天怅然得无法言语。


  




  于是方锐开口了。


  


  “报告叶领队!”方锐认真举起了手,“你今天穿的这身非常贴身,充分将你完美的身材勾勒了出来,我给你99分,剩下一分因为你居然不是只诱惑我一个人所以扣掉。”


  


  叶修的嘴角一抽:“那我谢谢你。”


  


  “说吧,怎么回事?”王杰希的眼神非常正直,非常严肃,可惜在大腿四处游离的目光将他老司机的本色彰显无遗,于是叶修把一摆往下扯了扯。


  


  “我被老冯驴了。”叶修苦笑着说。


  


  >>>


  


  作为一个一件外套穿到馊的懒人,叶修最引以为傲的就是他出门从来不用带超过两件衣服这个本领。


  


  在去B市集训前,叶修曾经问过冯主席国家队的成员有几件队服。


  


  冯主席欣然回道:“两件······”


  


  一件夏装一件外套这句湮没在了叶修的一句“谢谢”和无情的转身中。


  


  于是叶修毫无负担地就穿着身上这套衣服去了集训地,整个集训期间就是队服和自己的衣服轮流穿。


  


  他的想法是没问题的,可惜飞机有问题。


  


  本该在15日晚上就搭乘他们飞赴苏黎世地飞机因为天气问题问题延误了,直到16日清晨才突然通知可以出行。


  


  开幕式在16日下午,时间很赶,整个国家队都鸡飞狗跳,没几个人是把所有已经准备好的东西齐全地带上飞机的,叶修自然是其中一个。


  


  叶修自然是最离谱的一个。


  


  他除了资料和身上的队服,啥都没带。那件他之前穿着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收呢。


  


  但是叶修不慌,反正有两套队服不是?


  


  于是他镇定地吃了饭,镇定地洗了澡,镇定地打开了联盟送来的存放队服地盒子,镇定地发现里面只有一件这个天气穿着能热死人的外套,还没有裤子。


  


  还没有裤子???


  


  “就是这样。”叶修的神情里写满了对冯主席地的苦大仇深,可叶修坚强,叶修不说,“其实我就想找你们借我条裤子。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也借件衣服给我。”


  


  大家大眼瞪小眼。


  


  如同奔赴秦国谈判的勇士唐雎,怀怒而未发。


  


  >>>


  


  王杰希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他家超生。


  


  他是家中长男,最大的弟弟都比他小了六岁,更别提另外两个弟弟妹妹。


  


  从小就是哥哥,长大了之后就是队长,沉重的责任压在他肩上,磨掉了他作为一个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对时尚的向往。这不是说他穿衣老土,只是代表了他喜欢穿较为宽松的衣服,正好他的身材高大,搭配起来也是让人眼前一亮。


  


  ·······嗯,眼前一亮。


  


  王杰希看着眼前这个套着他的上衣的男人,再看看一边闭紧了嘴的黄少天,不禁挑了挑眉,得意的情绪跃上眉眼。


  


  “怎么样,都说了比你那件适合吧。”王杰希笑着帮叶修理了理衣领。


  


  叶修穿的是一件他看王杰希穿过好几次的白衬衫,在王杰希身上非常贴服,穿着它的王杰希非常有邻家温柔大哥哥的味道。可一到和王杰希身高相差不多的叶修身上,就变了样了。


  


  衬衫是白色的,套在叶修身上更显得叶修消瘦。衣袖正好盖及小臂上方,没有遮挡住一点儿小臂美好的线条。衬衫的扣子扣到第二颗,露出了精致平滑的锁骨。下摆被收进了黄少天提供的牛仔裤里,紧致的裤子粘着下半身的每寸肌肤,勾勒出了臀线和腿部曲线。


  


  那么流畅······那么好看······


  


  刚刚把一件卫衣不由分说地给叶修套上的黄少天虽然此时收到了嘲讽,可他居然连一字半句的反驳都没有发出来。


  


  房间里的所有人脑海里都被黄少天的经典名言“我什么都不想说”刷了屏。


  


  怎么好看,除了想干,都没有别的想法了ok?


  


  >>>


  


  “叶修你是把世邀赛当作你的时装秀了吗?”


  


  美国队的队长Alex曾经和叶修PK过一次,那之后就被叶修彪悍的技术给惊艳了一脸,虽然打得不分上下,可丝毫不影响他对叶修充满了谜一般的好感。


  


  所以当到了小组赛最后一轮,他看到叶修又穿了一套之前从来没出现过的衣服来到现场后,忍不住皱着眉问了句。在他看来,叶修也该不会是个喜欢在服装上大费心思以此来博人眼球的人才对。


  


  叶修低头看了看今天穿的这身——自从他说了他没带够衣服,他就再也没有穿过自己的衣服了——由联盟第一帅和第一美共同搭配出来的米色风衣搭配紧身长裤,再添一双长靴,用苏沐橙的话来说,就是“我还以为我们帮你整了个容呢”。


  


  “不好看吗?”叶修叹了口气,虽然这身装扮是挺时尚俊逸的,但他穿着就是浑身不自在。


  


  “好看是好看······”Alex还是皱着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叶修观察了一下他的神色,大致了解了他在想什么,于是也就大大方方地告诉了Alex他每天都穿着不同的衣服的原因。


  


  Alex震惊了。


  


  Alex愤怒了。


  


  原来你天天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


  


  原来你是这种人!


  


  Alex双目含泪,双手搭着叶修的肩膀,说道:“叶修,你听着,从明天开始,你穿我的衣服。”


  


  叶修问:“为什么?我现在不缺衣服啊!”


  


  Alex义愤填膺:“作为一个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就一个字,穿,不穿,tell me !”


  


  叶修认认真真地说:“NO.”


  


  然后第二天他还被Alex套了一件奇异的······校服?


  


  >>>


  


  藤野千是日本队的牧师。是个藏得很深的宅。


  


  所有人对藤野千的印象都是,一米七五不到的清瘦男子,鼻梁上架着眼镜,一副清朝秀才的死板样,喜欢《荣耀》,喜欢战术,喜欢在各种错综复杂的数据间穿梭的正经人。


  


  但藤野千知道自己只是个有点点腐,有点点gay的死宅男。


  


  若是没有那一天,他的死宅本质永远也不会被发现。


  


  那是晋级赛的第一天,那是所有有点gaygay的比赛选手动心的一天。


  


  晋级赛第一场,中国队对战美国队。


  


  两队之间箭拔弩张。


  


  尤其是中国队,看着美国队队长Alex的眼神犹如饿狼遇到了美味佳肴,只想赶紧生吃活剥为快。


  


  比赛开始后,唐昊率先喊话:“居然趁着我们一早去训练室备战对我们领队做出这样的事,你小心我揍扁你!”


  


  Alex笑了笑,问道:“不好看么?”


  


  眸子里亮着的是挑衅,瞳孔里倒影的是中国队渺小的身影。


  


  于是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坐在选手观看席最前排的叶修身上。


  




  叶修今儿个·······穿的是一件海军士兵制服。


  


  上衣制服以深蓝色为基调,有白色的条纹秀在领子处。衣服似乎正合叶修的尺码,但细看会发现还是有一点紧,于是纤细的腰肢就被蓝色的衣服笼住,就像美人鱼姣好的身影在碧蓝大海里时隐时现。


  


  下身则是一条短裤,天气热,比赛时穿短裤的人不少,穿白色短裤的人也不少,可就是没有人人能像叶修一样把短裤穿得那么好看。


  


  白色短裤覆盖了一半的大腿,但裸∕∕露出来的肌肤缺如初雪一般洁白无瑕,整条腿都修长而笔直,小腿线条就如同漫画里勾勒的一样,没有瑕疵。线条一直蔓延进运动鞋里,再看,就只有看起来就白皙嫩滑的脚踝能看得见,剩下那双小蹄子的模样着实引人遐想。


  


  全场都响起了低语,但当事人却似乎没有察觉,皱紧眉头看着比赛,额头上有细细的汗冒出。


  


  “oh my god,想娶他,我想娶他。”英国队的枪炮师捂着小鹿乱撞的心脏轻轻地说。


  


  “东方人的腿,真的没有毛哦······”意大利剑客和身边的战斗法师讨论起来。


  


  “这件衣服不是Alex中学时穿的吗?我那时候和他在一个学校·····”加拿大的鬼剑客思考着。


  


  藤野千一语不发。


  


  大家好奇地问,你没有什么看法吗。


  


  藤野千静默。


  


  静默。


  


  静默。


  


  然后······


  


  “我在想,到底是以后要送叶君女仆装还是巫女服好呢?好像死库水也不错·······”


  


  藤野千无法自制地胡言乱语。


  


  大家投以惊恐的目光。


  


  你暴露了藤野君。


  




  >>>


  


  “说实话,我觉得这件衣服挺合身的,你们用不用这么深恶痛疾啊?”叶修斜睨这群已经着手扒他衣服的禽兽们。


  


  禽兽们呵呵两声,没理他,接着扒。


  


  “有本事扒,”叶修压低了嗓音,沙哑而带着勾∕∕∕引意味的声音响在每一个人耳畔,“有本事就让我服你们啊。”


  






  >>>


  


  当一个男人脱下了队服,穿起了别人的衣服。


  


  别想太多。


  


  他就是欠[哔——]了。












  


  end






  


  此处应有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


  


  没有车。


  


  说了别信。


  



双手双脚赞成

偃衣。:

从微博上搬来,感觉现在瑶妹总是被人写的以色侍人,我们瑶妹要智商有智商要情商有情商,不需要出卖自己的身体,就酱。

一时的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归来。

感谢能够遇见最了不起的你。

我们最最仰望的叶修,生日快乐。

叶秋,你也不赖。生日快乐。

来年,我们仍会等待。

待你满载荣耀归来。

虽然你从未离开。

摄影精选:

万物静默如初:

江南的春笋上市很久了,冒的急,采的也着急。


妈妈来的时候带来很大一筐子笋,一个周末每顿饭都有一碗油焖笋。


不知怎么的,也吃不腻。更喜欢的时候是笋跟咸肉一起炖,炖成一碗腌笃鲜,抖一抖眉毛都能鲜的掉下来。


我的家住在城市的南面,站在天台上在没有雾霾的日子里能看到3里地外的江面,和江那头的工作大楼。


这两天我没有照片看了,修了几张糖水片,糖水片能满足虚荣心呀。下了整个周末的雨,露出一点凝白的天光,打在江上,风小,无浪,春季是个好季节。


对了对巴塞罗那干燥的春天,我还是更喜欢能吃笋的江南春季。

梦里的人(6)

明天就5.20了!!

醉别西楼:

喻黄,微双花


                                                                                               (5)


与你站在同一片星光下


       张佳乐确实不开心,就在黄少天提到家里的时候,他想起来只不过在父母面前略微提到之类的事情,就被母亲打断,只好强颜欢笑着立刻转换话题。而他母亲一向是最支持他的,就连学音乐也是她说服了张家老人,最终拍了板。


       那次好久没回来,家人相聚气氛正好,父母问他有没有交女朋友,张佳乐愣了愣,笑着说:“女朋友?男朋友还差不多……”话音未落,张佳乐一口青菜还没有嚼完,就听见“啪”的一声,张妈妈把筷子搭到碗上,清脆响亮,脸色阴沉中带点疑惑,“你……”


    “嗯?啊,我开玩笑的,我是说女朋友没找到,男朋友都找不到,哪来女朋友啊……”


    “妈,妈,你干嘛呢,你看这么好吃的红烧肉不吃,待会就凉啦。”说罢,夹了一筷子肉到妈妈碗里,又夹了一筷子菜到爸爸碗里,神情自然,还说要承包洗碗。


       张爸爸笑着,夹起自己的青菜:“儿子果然疼娘,还是女儿好啊,吃饭吃饭。”


     “乐乐,我可告诉你哦,别的什么事,只要你认定的爸妈都支持你,找对象的事可别乱来,就听说学艺术的有点乱,你给我小心点。”


    “知道知道,你儿子你还不放心,什么时候乱来过了。”


   “哼,你乱来的还少啊。”


 


    “车到山前必有路”嘛,张佳乐甩甩头发,像是甩掉了那些不好的回忆,晚上还有活动呢。他加紧走进音乐室,音乐协会的“荣耀之夜”,每年这么个小晚会,就在露天广场上举行,也不见得有多少人来看,音协也没多少专业的学生,大多是一个爱好,专业的艺术学院的学生有自己的学生会与各种组织,看不上民间的小团体,但每年也有些关系好的学长回来帮帮忙,比如张佳乐。但是有爱好总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今天风有点大,你还是多加件衣服吧。”
      “加什么衣服,快点啊,要迟到了。你不知道要去支持我们音协嘛,还来这么迟。”
    “好啦好啦,怪我,怪我。”男生被女生拉着跑,手里的衣服迎风摆动。
    “呼呼,也不算太迟吧。”
    “啊,你看,主持人果然是黄少!我就知道,音协的会长是校会的嘛。”女生拉着男生往里挤。
    “喂喂喂,学姐,你好歹是学姐好吧,怎么还跟那些小鲜肉一样。”男生不满的瘪瘪嘴,看着自家女朋友一脸兴奋。
   “呦,你还吃醋啊,好啦,学长,让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今天的看点。主持人是黄少,你知道啦,我们中文的大才子。”
    “知道知道,大三的嘛,听你说过好几遍了。”
    “你看那边在后台做准备的是张佳乐,专业的哦,笛子吹的特别好。是不是很帅?”
    “……这个学弟我倒是听说过,今天还看到从隔壁班经过,好像找什么人。”
    “其他的就是音协的小朋友们了,哇,看那边,后边那个,白衬衫的那个,听说是大三交换过来的一个小帅哥,跟黄少一个班的。”
    “噫?”岳钟看了一眼那个人群中的身影,“他不表演吗?我今天在音乐室看到……”
   “别吵别吵,黄少刚刚说啥?他们笑成这样?”
   “喂,我才是你男朋友好嘛。”
       观众们的欢呼声随着主持人不知说了些什么,突然变大了。喻文州在舞台下,被一群妹子挤到了后面,只能远远看到他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真的是闪闪发光。夜色很黑,还有些闪烁的星子,夜风有些凉,吹在皮肤上还有点冷,但喻文州觉得,身体里有一股热流,随着台上那个人的话语,动作而四处流动。那就是温暖的光源,让人止不住的靠近。这才是大学应该有的场景啊,音乐,灯光,小舞台,挥舞的小小荧光棒,甚至还有人开手机的手电筒,业余的歌者,业余的伴奏,很简陋,但是很开心。国外纵然也有很多热闹活动,但是不一样,“不一样的,”喻文州想还是自己的国家才能给他这样的感动。也许是正因为有这个不一样的人在吧。他在的地方就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送完了微博抽奖的大礼包,接下来的上台的是张佳乐的笛子独奏。人好像多了一点,有几个亮起“乐”字的灯牌,喻文州看过去,


   “哈,孙学长居然也在。”


       这么热热闹闹的场地随着笛音的飘出,安静了下来。喻文州没有听出来是什么曲子,只听得旁边有人小声说“阳关三叠阳关三叠。”
        送别永远是一件感伤的事,“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喻文州随着节拍,轻轻地念着: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他想起那天黄少天跟他表白的时候,也是个杨柳依依的美好的春季,他还记得那人微微发红的双颊跟语无伦次的表达,不知道是谁跟少天说了他要出国的不真不假的消息,激得少年等不及弄清情况就匆匆而来,喻文州记得那时的自己不敢看他的双眸,那里面有着惶恐与不安,也有着喜悦与爱意,是爱吗?还那么小,真的明白“爱”吗?嗯,是的。喻文州点点头。少天曾经把自己的心捧给他,可是他却退缩了,他想起自己挡住了黄少天的想拉住他胳膊的手,然后跌跌撞撞跑回了家。看不到留下来的那个瞬间苍白了的脸。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是啊,“西出阳关无故人”,那边确实是太孤独,“我早就后悔了,少天。”


        刚到异国的那段时间,喻文州总会梦到黄少天,他鲜明的语速,运球时的模样,作文卷子上飘逸的字迹,思考数学大题时会咬一咬笔杆,怎么都是可爱的,独一无二的黄少天。他那时以为黄少天是他最亲密的朋友,是知音,是兄弟,没想到这么猝不及防的听到喜欢。那时候高考在即,他在出国与否这个问题上与家人抗争了好久,突然间就一下子有个声音跟他说:出去看看也挺好的。他觉得自己好像伤害了少天,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干脆一逃了之。同学后来跟他说少天三天没来,据说是生病了。黄少天也没有想到,三天后才发现喜欢的人走了。有什么事比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还一走了之痛苦呢?对于那个年龄的人来说。好在离高考还有几个月,三天后的黄少天在好像没有受到特别的波动,就纸面成绩来看。只是不再起早去隔壁教室自习,也没那么多话。吓得郑轩他们上课都眉来眼去的观察了他好久。黄妈妈只觉得孩子瘦了不少,经常顶着黑眼圈,脸色也不大好,只当他高考压力大,变着法的给他做好吃的。


        是什么时候发现他早就住到自己心里的呢?是日日夜夜的恍然如梦,是下意识的选择芒果味的冰淇淋,是不经意间夹走盘子里的秋葵,喻文州保留了太多关于黄少天的习惯与记忆。直到大一的时候过生日,无意中看到署名“蕉窗”的那首诗。喻文州有一种没理由的直觉,这是少天写的。


        他那天生日,刚来纽约,没什么人知道。自己带了点酒,找了一个小公园,坐在长椅上,刷起了G大的论坛,看着那些新闻八卦,好像也跟他一样亲身经历了大学生活,一直刷到一个3点多发的帖子,笑意慢慢从脸上消失。他轻轻念着,“两方新世界,一点旧交情”,“故人少入梦,梦醒苦寒深。”最后,一抹脸,不知道何时已经有泪滑落,心里很难受,像是有股无法抒发的气,堵得很。好像有点开心,因为少天还记着他。却又更加难过,匆忙的地关了手机。当下喻文州就想,一定要回去,找他回来。


        没来得及等喻文州想到更多,人群里响起一阵尖叫,定睛一看,原来是有人给张佳乐送花,看起来像是玫瑰,喻文州想:“孙学长,果然还是这么任性。”想到张佳乐选这首曲子也是给大四的毕业生们的礼物吧。


        果然,就听到张佳乐的声音传来,“祝学长姐们毕业愉快。”黄少天从后台走上,“哎呀,学长一来,气氛就大不相同啊,虽然说是代表大四的学姐来献花,单身狗还是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呢。”


       “我们让黄少给我们来一首怎么样?”要下台的张佳乐闻言回头冲台下提议,“喔,快快快,来一个。”观众们一向乐意扮演起哄的角色在这种时候。


     “哎呀,你们怎么能围攻我呢,拿花走了的可是那边的啊。”黄少天笑起来,还没等他反驳,身后就有人打开了伴奏。一听熟悉的调子,黄少天笑着看向后方,       


     “方锐,我跟你没完啊,等着。”


     “《喜欢你》送给大家,有没有愿意来跟我一起唱的啊。”黄少天只当是自己随口一说。看到还真有人打算往这边走,也是心里一惊,这不是,这不是……喻文州?音乐已经响起,由不得他说点什么换人之类的话,何况这种时候,也绝没有弃场的道理。黄少天就睁大了眼睛,看着身穿白衬衫的喻文州接过女主持递过来的话筒,在他旁边跟他说:


喜欢你


那双眼动人


笑声更迷人


愿再可 轻抚你


那可爱面容


挽手说梦话


像昨天 你共我


 


       喻文州对着他笑,像是很享受他这一刻的惊慌,漏出小小的梨涡,可爱又温柔,黄少天佯装照顾另一边的观众,一边跟上他的节奏,一边腹诽,“你的笑声才更迷人。”


        好像所有的欢呼与嬉闹都从他的四周退去,他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只能听到身边这个人在对他低声唱:


每晚夜里自我独行


随处荡多冰冷


已往为了自我挣扎


从不知 她的痛苦


喜欢你


那双眼动人


笑声更迷人


愿再可 轻抚你


那可爱面容


挽手说梦话


像昨天 你共我。


 


        好一片温柔的夜色,黄少天还是看向他,又弯起了嘴角,你这种高级捣乱的劲头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呐,喻文州同学。


TBC


感谢来看~

想要看到男朋友的就火速刷起来!!

叶修生日快乐!!

…………………………额。

叶秋也生日快乐!!

两个我都稀饭!!

爱你们!!【比心❤️

应该也算是一个诗词朗诵会(一)

三盏三谢-太上忘情:

梗取自基三 


为什么每次发文都是大半夜两点otz


1.
打了荣耀职业联赛,有的人学会了赚钱卖材料,有的人学会了PK刷文字泡,有的人学会了心脏指挥,有的人学会了拍海报撩妹,有的人学会了搞基(搞副队)。就他妈我学会了写同人文出本子!
—————————戴妍琦《自我批评为什么个人赛又输了》


2.
“蓝溪阁的路怎么走”
“前面飘洒蓝雨没有姑娘的寺庙就是。”
“中草堂的路怎么走”
“前面雾霾遍布妇女之友的草原就是。”
“轮回的路怎么走”
“前面平均颜值高智商低的夜店就是。”
“兴欣的路怎么走”
“去兴欣没有路,只要你心中有猥琐,脸皮有十层,无论哪里,都是兴欣!”
——————————魏琛《兴欣是一个充满光明和正义的地方》


3.
队长你在打谁
我谁都敢打!谁都敢打死!
你一个拳法就没想过保护我
我怕我一回头你也被我打死了
——————————韩文清《一如既往》



4.
小时候
乡愁是一个小小 六星光牢
我在里头
喻文州在外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扇旋转的死亡之门
我在这头
喻文州在那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个片无尽头的文字泡海
我在里头
我在里头
我特么还在里头
——————王杰希《谁他妈告诉我为什么世邀赛不禁文字泡,谁他妈能让黄少天闭嘴》

5.
你应该瞧瞧
我身上除了这金银玉石
还有着金银玉石
———————楼冠宁《传说都要交一首诗上来,这个全程没有一句原创的话大家看看就好》




6.


有的人就像苏沐秋,我以为可以等但是他永远都不会再出现。


有些人就像苏沐橙,不是最顶尖的选手,却陪伴了我最长的时间。(苏:不顶尖???


有些人就像楼冠宁,总有一天我会选择他,为了满足现实条件。(楼:叶神………


有些人就像周泽楷,我欣赏他的技术,可是我们相隔了一个时代。(周:………


有些人就像方锐,我知道只要花足够的钱他就会在身边。(方:你给了我很多钱????叶:对外宣称6500w都行呢


有些人就像韩文清,不要以为长得凶我就会怕你。(韩:………


有个人就像一叶之秋,因为见证我最漫长的岁月,即使要分开也舍不得说再见(秋:(>人<;)


———————叶神《而有个人就像叶修,他就是荣耀之神》

隔天上个线瞟到粉丝数飙到50+!?

Excuse me!?

在下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好么!

你们这些僵尸号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好吗!

蟹蟹合作懂!?

(╯°Д°)╯︵ /(.□ . \)